27.脑补太可怕(三合一)

受帝君印后, 大小事务繁多。

谢晏礼忙碌了一夜才将州主事务交接完毕,从枢珩宫搬出,入住帝君殿。

等到可以脱身, 他一刻也不肯耽搁,沿着玄海一路寻了过来。

本以为,就算他在这迷雾中站到双腿俱废, 也等不到云开雾散。他也不敢奢望, 此次前来能再见琉璃仙子。

却不想, 云雾散开, 伊人已在。

那一瞬间,谢晏礼沉甸甸的心口, 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高高托起,仿佛下一刻就跳从喉咙中跳出。

所有心绪, 在这一刻,全部凝结, 只剩下道不尽的喜悦。

琉璃。

琉璃。

满心满眼, 只有这个名字, 只有眼前的人。

谢晏礼直起身形,小心翼翼地踏入结界之内。玄海的阴寒瞬间散去,扑面而来的暖意将他包拢,鼻息之间,甚至有花香飘过。

玉林谷,四季如春,果然不假。

范围如此之大,高山流水尽在其中,却能维持源源不断的春日生机,甚至让谷中充满纯粹灵力。

要么, 此地埋了灵脉,要么布此阵法之人,有着取之不尽的灵力。

可九州大陆存在何止万年,灵脉所在皆已被仙门所占,哪里还有无主灵脉。

而琉璃仙子的修为,确实在大乘之上,或许比他高出不止一个境界。

仙子,果真很强。

“你眉心的胎记,变了。”www.diche.top 微凉小说网

蓝音看着走近的男子,目光停在了他眉心那团火焰花钿之上。

之前对方的气质,像只圣洁的仙鹤。如今倒是有了一股子某点男主,坠崖归来的味道。

小小一枚眉心花钿,竟然还能改变人的气质?

谢晏礼温柔笑着,微微垂首,摸向自己的眉心,轻声介绍道:“这不是胎记,是一种……身份印记。”

蓝音点点头,倒也不好奇对方是什么身份。

她对外面各种组织门派丝毫不了解,估计也和纪常兴差不多,是某个宗门的掌门吧。

毕竟纪常兴五千血条,都能当掌门。

谢晏礼八万血条,总不会比纪常兴职位低。

“你找我,有事?”

“嗯……安礼唐突,并,并无要事。”

谢晏礼紧捏着袖口,脸上保持着笑容,紧张得像一个上课溜号突然被提问的学生。

蓝音正巧也想研究研究这家伙是怎么增长贡献点的,倒也不会深究他为何前来。

不过是寻个开场白罢了。

见眉目如画的白衣公子一脸窘迫,她忙浅笑了一声,拽着谢晏礼的衣袖,将人往谷里带。

没办法,这家伙的表情总是让蓝音有一种错觉。如果她不牵着,谢晏礼怕是能自己一直僵在原地,挪不动脚步。

“我见你方才,是从海面上走过来的。路途远吗?”

蓝音转身边走边问,顺便操控九冥在神谕宫下的林中池塘旁放了张矮桌,摆上两张蒲团垫子。

“还好,不远,御剑而行不过三个时辰。方才在海上行走,是为了能分辨仔细一些。”

“御剑?”

蓝音停住脚步,回头看向耳廓微红的青年。

“嗯,我御剑之术,还算不错。”

九州第一剑修-谢晏礼,如此谦虚应道。

蓝音恍然,对哦,修真界,修士都是会御剑的!

额,她不会。

技能里没有,还好,她会大轻功,而且进入这个世界后,大轻功这东西,连气力条都没有了。

只要她想,她可以保持第二阶段的冲刺模式,一直飞。

远距离的话,还是很舒服的。

近距离飞,三段递进,起飞、平滑、俯冲,大起大落就比较折磨人了。

蓝音感慨间已带着谢晏礼来到池塘边,落座桌前。

塘中荷花绽放,莲灯漂浮,荷叶下肥硕的锦鲤窜来窜去。

池塘四周的地面铺着鹅卵石,上面洒落着一些雪白花瓣。头顶的梨树枝繁叶茂,遮了半边天日。

阳光从细碎的花瓣间垂落下来,让莲池之上的水雾肉眼可见,如佛香萦绕。

矮桌上摆放着两盘小菜,一壶米酒,都是老村长前些日子送过来的。

灵米酿造,味道香醇,入口温厚。

小菜是拿米醋灵泉泡的藕片、竹笋,清爽微辣。

二人落座后,蓝音目光扫向酒壶,刚考虑她来倒酒是不是没有逼格时,谢晏礼已经微微起身,半跪在蒲团上,将两只酒盏斟满。

那指节如玉竹一般的手,轻轻将酒盏推到了她的面前。

蓝音捏起酒杯:“这是谷内弟子酿的米酒,你也尝尝。”

谢晏礼浅酌一口,舌尖细细品味后,评价道:“当称仙酿。”

上品灵米,灵泉活水。

甫一入口,那充盈的灵气便顺着喉咙流向四肢百骸,滋养经脉。灵米酿酒,竟能将灵气完全封存其中,酿酒之人,堪称大师。(张文志:我?)

蓝音看着谢晏礼认真的神情,内心感慨。

不愧是贡献点一万的人,真就成了什么都能夸的夸夸怪啊。

若是让他品鉴一下农家泡菜,他是不是也能面容严肃地说上一句“当称仙菜”?

额……也确实是咸菜。

神谕宫中,仙客笑得前仰后合,抓着九冥的肩膀,凑近他的耳朵,偷偷说了一句:“谐音梗,扣分。”

九冥:“呵,呵,呵。”

蓝音用另外两个号发完神经,勉强稳住了琉璃的人设,没有口吐疯言。

她保持着微笑,随意闲聊道:“你的仇,看样子报完了?”

“嗯,谢前辈关心。”谢晏礼握着酒杯,唇角泛起笑意,垂着眼眸,温柔极了,“归去当日,便杀了他。”

蓝音:“……厉害。”

这个世界果然很危险,瞧瞧多么温柔的人啊,说起杀人,和谈论杀鱼没什么两样。

蓝音有些好奇,对方的仇家和他什么关系,是暗算,投毒,还是怎么做到的。

谢晏礼能轻轻松松一击杀敌,当初又怎么会被人弄得只剩一口气呢?

好想知道详情啊……

“当日伤我之人,是我养了三百年的徒弟。”谢晏礼将酒盏放回桌面上,嗓音温和,娓娓道来。

“我是在他五岁时,将他从归墟山带回,收入门下。他资质不错,根骨尚可。入道用了三年,筑基用了二十年,在他刺杀我时,正巧是他迈入元婴之境的第一日。”

蓝音挑眉,不解道:“他,为何要杀你?”

谢晏礼淡然一笑,又为二人斟满米酒。

“因为心魔。他的心魔构造了一场梦境,诓骗他在未来会成为十方帝君,掌管沧州众生,镇守一方。而我,会是那个夺走他一切的人。不仅会夺走,还会因妒忌,而将他囚禁,碎他灵骨,废他灵根。让他日后千万年,变成一位只能呼吸和哀嚎的怪物。”

蓝音:“这心魔,还挺能编故事。所以,他就想先除掉你。”

谢晏礼:“他很聪明,使了不少手段。精心策划五十年,在他持剑刺穿我心口那一刻,我才恍然得知,原来,他一直恨我。在他眼中,我的严苛是妒忌,我的关心是虚伪,我的陪伴是监视。总之,当他信了心魔的话,我的一言一行,处处可以挑剔,皆是不怀好意。”

蓝音无法想象,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评判。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无需她过多评说,听着便好。

“你杀他时,他说了什么?”

谢晏礼目光平静,只是脸上的笑意淡了许多。

像在回忆,又像在自嘲。

轻轻吐出几个字眼。

“他说,心魔果真没有骗他。”

蓝音微微一叹,颠倒因果,作茧自缚。

“所以,你原本没想杀他,只是废了他的修为?然后他便觉得心魔说的未来应验了,你见此方才决定痛下杀手?”

谢晏礼眼皮轻轻抬起,看向蓝音,温和道:“废他修为,是因为他一身修为,皆我所授。废了,便没有师徒一说,彻底斩断这份因果。他杀我一次,我杀他一次,互不相欠。”

仙客:“哇哦,他,看起来,一点不伤心,还能冷静地把人情账算明白。”

九冥:“他之前说过,叛他之人,必杀之。这个性格,很难评。”

仙客:“很难评,但,是绿名。”

蓝音:“这是我们第二次相见,谢公子,真的是,知无不言。”

谢晏礼抿着唇角,微垂眼睫。

静默片刻,轻声道:“抱歉,让仙子听了这么多腌臜之事。”

“抱歉什么,我本也是想听的,只不过不好意思问罢了。”

“真的吗?”

“嗯,是啊。”

谢晏礼重拾笑容,像个得到糖吃的孩子。

他又柔声问道:“仙子还有什么想听的?安礼,讲给仙子听。”

“嗯……暂时想不到了,等以后想听的时候,我找你。”

谢晏礼认真点头:“好。”

说罢,青年小心翼翼地从袖口中拿出一只锦盒,放到桌面上,有些忐忑道:”仙子赐我法袍神兵,我没什么值钱的物件,想将此物,送给仙子。“

蓝音拿起巴掌大锦盒,将其打开。

里面是许多白色玉石,一颗颗鹅蛋大小。

她拿起其中一颗,微微眯眼,系统详情出现在玉石旁边。

【太云脂晶:来自太云深海,可做地砖。】

地砖?嘶……

九冥将基建界面点开,附身轻触神谕宫大殿的地面。

【太云脂晶砖……】

好的,谢晏礼确实没什么值钱物件。

第一次送女孩子礼物,居然是送地板砖。

蓝音笑着合上盖子,柔声道谢。

礼轻情意重,怎么说都是份心意。

聊了许久,一壶米酒已经见了底。蓝音从桌边站起,站在池塘边上,看着水中锦鲤畅快游动。

“我现在,还不能出谷。等以后有机会,我去找你玩儿。你家在哪儿?”

谢晏礼起身,缓步走到蓝音身后,温声道:“北天城。仙子若来,我定扫径以待,倒屣相迎。”

“甚好,甚好。”蓝音笑着应声。

谢晏礼身上应该是有任务线的,方才她问了对方家在哪儿,居然没有触发任务。看来,任务时间点,已经过去。

就是不知,若是派鬼傀去别的地图转转,会不会触发任务呢……

谢晏礼,愿不愿意给他的鬼傀当个导游嘞?

还有周林。

两边同时进行,她不用出家园,就在家看任务,让鬼(代)傀(练)干活。

“噗通”

塘中锦鲤破水而出。

蓝音心下一惊,鞋子踩到了塘边湿泥,平衡失控。

糟糕,形象要崩!

下一秒,一道黑色身影瞬间闪现到蓝音身边,握着她的手腕,将人拉入怀中,这才堪堪稳住她的身形。

蓝音抬头看去,九冥那张面无表情,阴沉沉冷冰冰的脸,出现在眼前。

琉璃的手还撑在九冥的胸膛上,九冥的一只手臂,则稳稳禁锢着琉璃的腰身。

原来方才心神一乱,下意识中竟开了九冥号过来。

她视线一错,便见三步外,谢晏礼还保持着尔康手的姿势。在她视线望过去时,对方窘迫地收回了手。

蓝音觉得,谢晏礼应该没看到她要摔倒,毕竟九冥几乎是眨眼间就来了。

还行,不算社死。

那边,谢晏礼的右手松了握,握了松,无论怎样都不自在。

“仙子,这位是?”

谢晏礼笑着,看向九冥。

此人很强,以他修为,无法看透。

可他不知怎的,不愿先行矮身行礼。

蓝音听到这普普通通一句问话,不知怎的,竟有些脚趾叩地,背脊发麻。

什么情况?

这个气氛,怎么怪怪的?是错觉吗?

她当下决定,反正聊得差不多了,快刀斩乱麻,把人送走!送走之前,放出最后一句台词!

“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好,说完,开始读条传阵,倒数十秒钟。

谢晏礼只见那身形高大的男子冰冷的眉眼淡淡地看向了自己,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可眸中的冰霜却如有实质。(请叫它眼神光,捏脸装饰,冰霜特效,还挺贵的呢。)

谢晏礼背后的烛煌发出嗡鸣,他却不敢移开视线,紧盯着那双淬满杀意的眼眸。

此人,原来就是玉林谷谷主?

也是琉璃仙子的大师兄么……

竟然这般毫不避讳,对仙子……

又搂又抱……

他难道看不出来,仙子脸上的窘迫吗?!

谢晏礼压住心神,面上微笑不变,刚想拱手拜会,顺便提醒对方放开仙子。

却见那黑袍男子已经长袖一拂,一道灵光霎时间打了过来。

谢晏礼脸色一变,抬手拦住灵光,灵力相撞,将其击碎。

下一秒,他的脚下灵风骤起,将他团团包围。

谢晏礼大惊,抬头来不及多看琉璃仙子一眼,人便已被送回了枢珩宫,梨树莲池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墟辰道君那张满是醉态的脸。

墟辰道君打着酒嗝,看向突然出现的枢珩帝君:“哟,怎么突然,嗯,就出现在这里了?嘎!唔……”

墟辰牢牢捂住自己的嘴巴,在枢珩帝君的死亡视线下,缓缓转身。

脚步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乖巧地蹲在殿门口的平台上,在自己周围画了传送阵。

墟辰笑得不太聪明,脸蛋喝得通红,无声道:“你没看见我……”

谢晏礼笑弯了眼睛,烛煌在法阵消失的瞬间狠狠刺了过去,留下了墟辰半片衣角。

玉林谷谷主。

不屑与他说话,更不喜他与仙子接触。

谢晏礼眸光沉了沉,脑子里忍不住开始猜测,自己离开之后,仙子是不是要承受那黑袍男子的怒火。

大乘之上的仙子,放在九州,那便是神女,受万人膜拜。

可在那玉林谷中,却要受人掣肘。

仙子妙手,医术超凡。满腹慈悲之心,对他,更有再造之恩。

就连听到他杀人碎骨,都能淡笑对之。

却在方才,被那黑袍男子拽入怀中时,露出了忐忑慌张的神情。

如此霸道,毫无理由。

也不知平日里,他究竟是如何对待仙子,也是那般想抱就抱,想碰就碰,丝毫不顾仙子意愿么……

谢晏礼呼吸颤抖,在无人空荡的帝君殿中,缓缓闭上了双眸。

——我见你方才,是从海面上走过来的。路途远吗?

——我现在,还不能出谷。等以后有机会,我去找你玩儿。

——你家在哪儿?

——我从未离开过这里,怎会认识你。

谢晏礼睁开眼,眼中已布满血丝。

他控制不住自己,脑子里不断回荡着琉璃的一字一句。

她,是不是,被禁锢了。

被那个男人。

与此同时,禁锢琉璃的男人已经撩开衣摆坐在了矮桌前,面无表情地吃着泡菜。

蓝音揉着太阳穴,晃悠着脑子:“刚才,那一刹那,你是怎么从神谕宫那儿,瞬间就到我跟前了呢?”

“受到惊吓的那一瞬间,我的意识应该是放空的。按道理,你和仙客应该瞬间离线才对,怎么变成了瞬间过来救我?”

“啊,仙客离线了。”

蓝音感受着嘴中的酸辣脆爽,视线落在了九冥身上。

意识一转,九冥也看向了一脸严肃的琉璃。

九冥:“试试看。”

琉璃:“你来,琉璃宝贝不能受伤。”

九冥:“死了怎么办?”

琉璃:“确实,九冥等级最高,死了浪费。要不,不试了?”

九冥:“要试,拿仙客试。”

琉璃:“万一失败,会很疼啊。”

九冥:“抽离意识,不会疼。”

片刻后,蓝音将琉璃和九冥停在神谕宫平台之上,而她则用着仙客的身体,站在神谕宫宫顶。

金乌落地,漫天霞光。

蓝音身处云端,仿佛抬手间便能触摸星辰日月。

长风呼啸,吹得蓝音的高马尾与衣袍一顿乱飞,她连忙转了个方向,迎风而立。

刚刚试探着迈开步子,又骤然收回。

蓝音回头看了看下方平台上闭目打坐的一男一女。

十分戏精地念叨了一句:“小师弟,没人疼,我果然是捡来的。”

嘟囔完,把心一横,迈开步子就从宫顶跳了下去。

呼呼风声在耳边飞速穿梭,她的心脏也被狠狠揪起,大地的召唤越来越近,重力加速度,快要把她的五脏六腑快甩到了天上去。

草!不行了!

要死要死要死!

“铮……”

一声铜铃之音刹那间响起。

蓝音只感觉自己身子蓦然一轻,周遭风声也随之安静,耳边只剩下那仿佛来自云间的铜铃在震颤回响。

她挑开一只眼皮,历史总是出奇地相似。

九冥那张清冷师尊的脸,再次出现,整个人踏空而立,将她打横抱着。

漆黑的铜铃如同转经筒一般,一圈圈摇动,一层层灵光自铜铃中散出。

九阵之一,飞天阵。

蓝音重新掌管九冥身体,抱着沉甸甸的仙客飞回殿外平台之上。

她也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九冥出手救人,是因为她的潜意识。

自身意识不到,却在关键时刻解决她的困境。

大脑总会在一些莫名其妙的时刻,自主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决定。

不需要思考,条件反射。

挺好,挺好。

蓝音心满意足,感慨这一日当真丰富。抬手将仙客甩到地上,后者一个利落翻身,站稳身形。

她视线一瞟,面瘫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龟裂。

“师尊……”

爻止站在闭目打坐的琉璃师叔身后,神情写满了难以理解。

蓝音瞬间反应,仙客恶狠狠地揪住了九冥的衣领,颤抖着嗓音,满是怒火道:“谁要你多管闲事?!”

不管了!特么的要什么剧情,先尬演下去!

九冥揪开仙客的手掌,轻轻松松就拜脱了仙客的纠缠。

“你下次若想死,我绝不拦着。”

琉璃睁开眼,冷着脸看向两人:“闹够了吗?”

仙客因为激动(尴尬的),浑身颤抖,红着眼眶回头看向琉璃,语气卑微,含着哭腔(抖的):“你,宁愿看着我死,也不肯……”

爻止:“额……”

琉璃猛然站起身,爻止惊得连忙后退,险些跌下平台。

琉璃:“修真大道,我等天地同寿,与天相争。你不想着进阶术法,却拿生命开玩笑。仙客,你可知有错?!”

仙客低下头,不再言语,最终不肯多看二人一眼,冲回了自己的寝宫。

门扉震颤,而后紧紧关闭。

任谁看去,都能一眼看出,他的背影何等委屈。

九冥看向琉璃,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改变。

琉璃无奈一叹,同样转身离开。

爻止急急躬身,冲着琉璃远去的背影行礼,恭送师叔。

九冥扫了一眼爻止,心道应该是糊弄过去了。

这一看就不能细说的一幕,爻止应该不会多问吧?

蓝音向前走了两步,听到背后传来一声轻叹,她脚步不敢停顿,稳稳地迈入大殿之中。

爻止晚上两步,而后紧跟而入。

“师尊。”

“何事?”

应该不会多问吧?

蓝音袖中的手紧紧捏着,开口率先说道:“日后,无我召唤,不可登上神谕宫。”

爻止微愣,而后面红耳赤,躬身应是。

小心翼翼地瞧了眼自家师尊,见对方面容冷若冰霜,便知自己这回真是撞破了师尊的伤心事。

唉。

一边是师弟,一边是心悦之人。

师尊真的很难做。

“回禀师尊,这是这个月统计的所需物品清单。仓库物品,需要补给。弟子们上缴的谷物,也已经放入谷仓之中。”

爻止温声说着,同时将手中一摞宣纸递到桌案上。

蓝音拿起宣纸,好家伙,这厚度,是要进多少货?

小卖部越来越有往大型超市进化的趋势。

酒坛、酒壶、酒杯……

符纸、朱砂、玉髓……

剑穗、玉坠、发钗……

这是人人写了一份心愿清单啊,当她玉林谷谷主是叮当猫,什么都有?

行吧,还真都有……

这些物品,都在家具商城里,分别在【生活】【用具】和【摆件】之中。

只要不是武器、法袍、丹药,这些需要威望币购买的,蓝音都能满足。

“退下吧,这些货物,明日便会出现在仓库之中。”蓝音捏着宣纸,挨张细看,见爻止还杵着,便让人早些回去休息。

“是,师尊。”

爻止也被禁止登上神谕宫了,傀儡们知晓此事后,都纷纷表现出震惊的情绪。

为了安抚爻止大人,傀儡们再次举行了聚会,邀请爻止参加。

十位傀儡在高阁之中,喝酒嬉戏,互相扔花生米。

有心的爻止独坐桌尾,捏着茶杯,想把自己灌醉。

席蓉张嘴接住一颗自眼前划过的花生米,大笑着跳起,边吃边欢呼。

唐仞见状,拿了一颗李子,对着席蓉扔过去。

后者一口咬住,想要吞掉。

云水一惊,和其他几位傀儡连忙上前捏住席蓉的脸颊,将李子给扣了出来。

云水:“设定的是傻白甜!又不是缺心眼!席蓉,你能不能动动自己的脑子!你想把自己噎死吗?!”

唐仞:“李子,会噎死傀儡吗?”

席蓉傻笑着:“不会不会,云水姐姐,我们除非脑袋掉了,不然是不会死的。你怎么也傻了?”

云水说不清,但她就知道不该如此。当下转头看向爻止:“爻止大人,明日,我要见谷主!”

爻止喝了一杯茶,撑着下巴,蔫头耷脑道:“你忘记今天你们是来干什么的了?”

云水:“爻止大人,你与我们不同,你不是能,与谷主传音吗?”

爻止:“师尊不愿意见到我,又怎么会想听到我说的话呢。”

席蓉哈哈笑着:“那不可能的,你可是灵傀,是谷主最信任的人,是能和谷主并肩战斗的!而且,谷主只有你一个灵傀,你对谷主来说,就是独一无二的。”

云水看向席蓉,完全不敢相信这是她能说出来的话。

席蓉眨眨眼,手中握着方才抠出来的李子,一口咬掉半边,连果核都给咬碎了。

云水:“席蓉……说得对。爻止大人,你振作一点。”

爻止又喝了一杯茶,垂眸哀声道:“自有意识起,我便以为我日后无尽岁月,便是追随主人脚步,形影不离。护他平安,为他冲锋陷阵,陪他聊天说话。但如今,主人不需要我,甚至连一声徒儿都不唤我。”

唐仞:“嗯,说得对。”

云水:“对什么对!去喝你的酒。”

席蓉:“啊!主人!”

云水:“蓉蓉,把果核吐出来,不要吃掉。”

席蓉吐出半边果核,指着门口,道:“主人!”

喧闹之声瞬间寂静,所有傀儡齐齐看向房门口。

木门敞开,摆灯旁边站着面无表情,却脱了鞋袜踩在地板上的九冥。

蓝音有些心累,本来已经准备开始练技能熟练度了,随便扫了一眼团队频道,就发现自家傀儡深夜emo了。

都是自己的崽儿,不能不管。

蓝音踩着木地板,看向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十一个傻孩子凑在一起聚会,小矮桌拼了三张,摆满了各种零食果酒。

还有一盘盘肉串烤鱼鸡翅膀。

好家伙,竟然还有锡纸土豆片和锡纸金针菇。

崽崽们……还挺懂生活。

爻止已经先于鬼傀们站起身,走到蓝音面前,躬身行礼:“师尊,您来了。”

蓝音点点头,迈步走入房中。

木地板哒哒响着,蓝音一米九的大高个已经走到了桌头,撩动衣摆,屈膝而坐。

爻止连忙跟上,拿出新的碗筷杯子放到师尊手边。

蓝音:“都是自己人,随意一些。”

席蓉蹭到蓝音身边,傻乐道:“主人,给你吃这个,爻止大人做的土豆片片,味道特别棒!”

蓝音尝了一口,豁!好味道!

软糯,酱香,还带着辣。

入味儿!

“嗯,不错。”蓝音赞许道。

爻止低头一笑,跪坐在师尊身边,为师尊夹菜。

蓝音看向爻止这低眉顺目的模样,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乖徒儿。”

爻止眸中含羞,满脸的孺慕之情。

内心呼喊,师尊已经很久没有像这般轻抚他的头发了,呜呜呜~

蓝音缓缓收回手,忽然觉得爻止这样子很是眼熟。

啊……

和谢晏礼,简直如出一辙。

这般想着,蓝音不禁问道:“爻止,你知道谢晏礼吗?”

爻止闻言微顿,脑子有一瞬间凌乱,但不等他去仔细探寻,识海便再次平静。

他抬起眼眸,摇了摇头:“谷内弟子,没有姓谢的。”

蓝音:“嗯。”

爻止:“师尊,这个谢晏礼,是谁?”

蓝音又吃了一口土豆片:“无事,不重要。”

爻止:“哦。师尊,尝尝这牛肉,用酱油和蜂蜜烤制,很嫩很鲜。”

席蓉见状拍了拍手:“这个也好吃!主人吃!”

蓝音嗯了一声,却放下了筷子,看向云水:“云水,你有话和我说?”

云水低着头,摇了摇脑袋。

蓝音:“你在怪我,将她席蓉的性格,设定为了傻白甜?”

云水抬头看了蓝音一眼,不敢应是。

蓝音觉得挺神奇的,当初设定云水的性格基调,便是知心姐姐。

设定好一个基调,后续傀儡的思维系统会根据这个基调逐渐学习进化,完善到与常人无异。

云水的思维,进化得很快速。

或许是因为她与常人接触最多,从别人的一言一行中,补全了自身设定。

但,她依旧是没有心的。

不是蓝音不想给,可,鬼傀,就是鬼傀。

她又不是造物主,能给机器人按上个魂魄。

机器人若有了心事,就相当于电脑有了病毒。

鬼傀产生了苦恼,忠诚顺从依在,却容易把自己玩废。

蓝音:“席蓉,你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和性格吗?”

席蓉开心点头:“喜欢呀!我每天都很快乐!”

蓝音:“蓉蓉也别光顾着傻乐,以后你云水姐姐的话,要听。有些事,也要学一学。人会死,傀儡也会。你们受伤虽不会觉得疼,但主人我,会心疼。”

席蓉愣了愣,主人的命令就是无能抗拒的指令代码。

听话,不能受伤。

席蓉接收到了关键字,用力点头:“我知道啦!主人!”

蓝音抬手捏了捏席蓉的鼻尖,又看向云水,道:“云水,世间芸芸众生,各有各的不同。你既入了世,便要接受人与人之间的差异。

性格好与不好,都是人的一部分。你不能要求身边的人,都变成你觉得好的样子。

席蓉天真,但并不傻,只是她如白纸一般,需要身边的人慢慢教导。”

云水垂头思考片刻,那些陷入死角的指令得以拨乱反正。

蓝音又看向唐仞,直接下达指令:“无论是人还是傀儡,都不能引诱对方去做危险的事!上次是让席蓉跳进河里,这次又扔李子。她是不会死,但你不能再这般做!你学的是传阵,不是迷阵。”

唐仞:“是,主人。”

蓝音:“若有下次,便把你的脑子洗了,重新来过。”

唐仞嘴巴一撇,像只鹌鹑一般缩了起来。

其他鬼傀见状,纷纷不敢吭声。

主人方才下达的指令,他们也偷偷地输入脑子中。力求做一只棒棒的傀儡!

蓝音捏了捏眉心:“本来还想让你们出谷去历练历练,看看能不能触发一些任务,再由你们直接完成。看样子,还是不行。这样子出谷,活不过三章。”

爻止:“师尊,需要徒儿去吗?”

蓝音看向爻止:“你……可以吗?”

爻止:“只要师尊需要,徒儿什么都肯做。”

蓝音抬手搭在爻止肩头,捏了捏他的肩膀,沉思片刻后:“别急,再等等。”

爻止:“徒儿随时待命。”

蓝音视线越过爻止的身形,看向窗外抖落着花瓣的梨树,和那挂在枝头的圆月。

“等你那二徒儿的小徒弟,什么时候能拔出斩天剑了。你就带着他,一起出谷。”

爻止脑子转了一圈:“…郭硕?”

不愧是师尊,说话就是深奥。

斩天剑,35级绿品长剑。

名字听着唬人,等级也确实不高,但起码和谢晏礼的剑,一个品阶。

等郭硕能装备上35级的武器,到时候和爻止一起出门,蓝音也能放个心。

毕竟郭硕对沧州熟门熟路。

周德也跟着,回家看看,看看那周家,是怎么宣传玉林谷的。

蓝音从25级升到35级,用了一个月。

郭硕没有任务加成,纯靠打坐提升修为,应该,也很快吧。

但蓝音是真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大半年。

九冥成功迈入70级,琉璃和仙客也先后升到62级,再努努力,就能激活高阶技能了!

这半年时间,谢晏礼来了不下十次。

每一次,都能看见仙客大浪淘沙,举着冰剑一遍遍钻入深海。

蓝音没让对方见到琉璃,用着仙客号阻止了他靠近玉林谷。

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脑补了些什么。

一次比一次神情复杂。

甚至最后一次望着迷雾,留下了两行清泪。

蓝音扛着大剑,站在海面上,目睹着那失魂落魄的青年踩着烛煌渐行渐远。

她缓缓点开信徒界面。

谢晏礼此人,贡献点竟然高达八万了!

向他的血条看齐。

厉害厉害。

而在郭硕成功拔出斩天剑的那一刻,他的贡献点也如血条一般,瞬间翻倍,突破两万。

蓝音抬手鼓掌:“恭喜阿硕,拔得斩天剑。”

郭硕砰地一声跪地,脑壳敲出巨响:“谢仙子赐此绝世神兵!!”

蓝音:“……诶,好。”

35级绿品,大可不必如此生夸。

爻止的剑,早就换上65级蓝品了。

他腰间的小铜铃,也有45级。

35级就是绝世神兵,那65级是什么?

蓝音抿嘴唇角,微笑着将人扶了起来:“收拾收拾,明日一早,和爻止出谷。 ”

郭硕震惊:“去哪里?”

蓝音:“嗯……你带他,随便走走。哦对了,也顺道带上周德,让他回家看看。”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

苍源界 徐青周彤 网游三国之领主崛起 深度迷案 妖孽女帝:众生皆草木 穿越医妃修神记 娇妻100分:大叔,轻点撩 柯学捡尸人 道与仙 画风有点崩 快穿:吾儿莫方 超级母舰 死亡书架 陈灵的除魔日志 邪帝囚妃 机械神皇 误惹流氓小病妃 泰坦黎明 无敌从当反派开始 死神代言人之死亡骑士 御道宗师 第3种结局 假少爷逼我科举后我搞了个探花男团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乡村神级小仙农 夜的命名术 王牌刺客 碎仙门 笑看江湖生烟雨 三生桃花簪 戒灵行者 仙尊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