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尘埃落定(十)

《破妄》全本免费阅读

轰——

滚雷般的巨响穿过重重法阵传到了黑狱之中,密不透风的囚笼也为之一震。

这一声似乎只是个开头,撼天动地的巨响一道接一道地响起,像是九天落雷,又像是巨浪拍岸,震得黑狱都在不断颤抖。

倪霁心头一凛,天心剑不自觉地发出一道清越的长鸣。

危险!

就见原本老神在在的易灵安突然起了身,无视了停步的季伯玉,疾走几步贴着囚笼边缘急促地对倪霁说道:“我有些话要对姓闻的说。”

城主府内,满堂喧哗都被那源源不断的巨响震得稀碎,巨幅工笔画卷下,悠然喝了半壶茶的杨心岸猛地站了起来,眼神沉沉地望着封着重重禁制的门外。

透过不断闪烁的灵光,尖锐呼号着的狂风已然减弱成了拂面微风,迅速席卷上来的泼墨似的沉云也似乎少了几分压迫感,看上去不过是骤雨将至。但在座众人都不是普通修士,风中那一丝危机的气息谁也没有忽略。

当下便有精通衍术的修士开始掐算起来,正笑吟吟和白云门门主说话的道衍也微变了神色,从不离手的拂尘轻轻一颤,手上已然翻飞起来。

那些性情急躁又在这里无事可做的修士更是直接出了门一探究竟。

闻世芳心神一顿,有什么东西倏忽而过,却抓不住半分。www.kucen.top 纷纷小说网

“杨道友,你这是知道些什么?”

杨心岸的眼神从门外移到了皱眉的青衣人身上,忽地古怪起来,看了半晌才重新坐了下去,却是直接传音道:“闻道友稍安勿躁,只怕过不了多久,易灵安就派上用场了。”

看样子,那位蒋谷主就算是死了,也不消停呢。

她兀自端起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唇角些微的笑意隐没在了茶水的波澜里。这茶倒是不错,若是有缘,说不定能向谢棠讨些。

门外,剑鸣清越,一只纸鹤已然裹着疾风冲了进来。

“无劫无相阵开启,生生血河暴动。”

方方正正的金字落在空中,但那白袍仗剑的修士却始终没有出现。

闻世芳陡然站了起来,心生不妙。

极西之地,天心剑停在身侧,倪霁轻轻敲了一下剑身,悠长的嗡鸣回荡在在海潮间,像是已经绝迹于不归海的海歌。

终有一日,这海水会澄清,那时,不归海会再度迎来鲛人。

她回头遥遥望了一眼,海面上空空荡荡。远处,依稀有流光划过。

“走吧。”她转头对易灵安说。

谁也说不清生生血河究竟如何而来,而传闻中也很少提及横跨血河两岸的十二道长桥。不,那甚至不能说是桥,因为生生血河也不像是条河。

这分明是一片举目茫茫的空间,浩瀚无际涯,似水非水的血浪翻腾间,血雾化作浓郁得令人窒息的灵气,灰白的混元气在其中游窜地像是游鱼。

瑰丽而恐怖,瞬间便能让人迷失其中。

几乎算无遗策的蒋瑛最终还是成功了。只不过,进来的人换成了倪霁。

易灵安停在第一道长桥边,静静地看着那道白袍消失在深处。

她想,她其实见过这样一幅画。无名谷深处,有一座照影殿,殿外栽着无数红梅。那是一座空殿,只绘着的是昔日的造化门,壁画曾经有着中枢之用,但如今,它只是一幅壁画。那是一副整整占了三面墙的长卷,其上风摇影动,纤毫毕现,她甚至能在上面看到落花柔软的褶皱。

那长卷上什么都有,层林葱郁,雾霭飘渺,飞鸟两三点,唯独只有一个人。

她认得那个人,却又觉得实在不像。

某一年,蒋瑛曾经将那些亭台楼阁一一点过,意气风发如一个鲜衣少年郎。

那时,她喝太多了。

易灵安一滴也没喝,却觉得已经醉了。

曾经,造化门做了很久四洲魁首,当今的天麓山和虎林在那时只是乡野村夫,而杏花洲更是一片荒野。

但那是很久很久之前了,久到易灵安偶尔觉得那可能是夸大其词。毕竟,在世间传闻中,每一个传承悠久的门派世家都要有一个光鲜亮丽的出身。

传闻中,某一任海国主倒悬血河,终究引来天道震怒,降下仙人驱逐鲛人。但那仙人却再也没回去,生生血河也一直流淌在四洲之下。

后来,弱小的人族接过了世间的权柄,天柱崩塌,化作绵延山峦,神木枯朽,和引魂的飞光一齐化作了屹立于不见峰的镇魂塔,指引着那些寻不到血河的魂魄,那是消磨戾气的地方,也是残魂的庇护所。

那是风刀霜剑中的一线生机。

纵然,来生已非我。

当年的造化门确已是穷途末路,可她们还有一项绝技——调整地脉。或者说,每一个造化门门人都和生生血河有着异常高的亲和力,那曾是她们和鲛人共享的秘密,只是某一天失落在了时间长河中。

位于青州入海口的造化门山门本是镇压生生血河的最后一道锁,可世人已然忘了这件事。

烈火熊熊,吞噬的不仅是性命,还有气运。

至此,无愁海亡。

倪霁已经走得太远太深了,便是易灵安竭力探寻也无法寻到一丝气息。

浓雾中,十二长桥隐隐绰绰,血浪拍岸声飘渺如天音,声声入耳,带起神魂的震颤。

这是初生之地,也是一片死地。

倪霁是不一样的,甫一见面易灵安就明白了这一点。

她身上有着熟悉的味道。

接了天南火的是闻世芳,可血河祭魂的却是倪霁。

倪霁就是那个变数。机关算尽,也会错漏一子。易灵安苦涩一笑,没来由地想着:当年那仙人也是如此踏过十二长桥,落到人间的么?那长桥的尽头会是藏锋道人心心念念的天门么?

她长叹一声,靠着长桥坐了下来,手中法印翻飞,乱窜的混元气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纷纷朝她聚拢来。她不是一个人,她身后还有那些同门。

然而,不过刚开了个头,她便被人打断了。

滞重的灵气中多了一道熟悉的威压,易灵安睁开眼,毫不意外地看见了闻世芳。

青衣人神色异常紧绷,宽大的衣袖因为浓重的威势飞扬而起,眼中厉色让人不能直视。她只字未言,但易灵安知道她想问什么。

到底还是来了。她暗叹一声,几乎有种轻松感。

闻世芳紧紧盯着易灵安,神色远称不上从容。

她不过是一错眼,倪霁便跑了!无劫无相阵开启的到底是什么谁也说不清,她本打算从易灵安口中撬出些什么,却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里的气息异常熟悉。

刹那间,闻世芳便回想起那日在秦都地宫中所见的长河。只是一眼,她便觉得心神巨震。

天道威仪。

这里不是什么细支末流,而是真真正正的血河,绵延不绝,无穷无尽。

易灵安起身,指了指深处,没说话。

血雾弥漫,闻世芳艰难跋涉其中。初生之地过量的灵力堵得人呼吸都艰难,修为凝滞在经脉中,毫无用武之地。在这里,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这路很长,她看不见倪霁到底在哪里。

她想,也许是她走得太慢了。

可她有些累了,她带着点私心想着,前面那个人能不能步子迈得小一些,好让她赶上去。

她送走了太多人,每一次都觉得精疲力竭。

如果,这一回注定如此,那么她希望,她们能一起走。

指尖火光闪烁,琉璃似的火焰安静地燃烧着,像一只即将殁于长夜的萤火虫。

倪霁双目微阖,左手碰上了眼前无名无形的大门。

这是十二道长桥后的大门,她看不到,可她能感觉到。多亏了她的母亲,生生血河保佑的孩子如今回到了她的岸边,凭借着献祭的三分魂魄和稀薄的鲛人血脉,她得以走到此处。

这,便是天意么?

她不知道,也不想猜。

天意难违,终究只是句安慰而已。

身侧,天心剑长鸣一声,在厚重的灵气中破开一条道,直击大门。

青衣人发鬓微乱,松雪长簪仍旧青翠欲滴,像是混沌处陡然生出了一株修竹。

天心停滞,剑尖正点着来人的心口,剑光如月,潮声依旧,她看到来人的眼眸盛满了星辰,那是不归海上没有的夜空。

来人极轻地弯了下唇角,轻轻吐出两个字:“骗子。”

咫尺禁制,却是天心也劈不开的距离。

拍岸声不绝于耳,可不知怎得,倪霁听到了。

她不觉笑了一下,隔着无名的门抚上闻世芳的侧脸,同样轻声回道:“骗子。”

易灵安本是那柄钥匙,世间独一把的活钥匙。那是蒋瑛开的一个巨大玩笑。蒋瑛孤注一掷,打破了这世间的平衡,她没有万分把握那新的平衡是她想要的,易灵安便是后手。

以身为刀,粉身碎骨亦是宿命,易灵安的一点慈悲心正是蒋瑛没有的,也正是未来的无名谷需要的。若易灵安身死魂灭,无劫无相阵便是这世间的死劫。再多的人也只能在无劫无相阵外围打转,连生生血河的边都摸不到。

那么闻世芳呢?

“我借了一丝气运,又散了半生修为,最后让人筑城与其上,本想着能有万载安宁。不过,枯荣兴衰是天命,而后的却是人力。既然没了锁,那便再铸。”

千载光阴倏忽而去,便是曾经能改天换地的仙人也模糊了面目,只余下遥远地宫中一袭被血光染成绯色的身影。

也许,连秦苍和郁凌云都不知道,那地宫深处的血河支流外竟然藏着一丝仙人的魂魄。

当身携归去来灯气息的青衣人叩门而来,沉睡千载的魂魄陡然惊醒。

“世间妄人不知其数,想不到千载之后的又一位海国主却是造化门的后人,当真造化弄人。血河不该是他们能碰到的东西,当年我封血河,筑镇魂塔,只少算了一点杀戮。”

“去造化门,那是你该去的地方。你会见到它的,那可能是你一生中见过的最极致的景色。”

“只可惜,法器有灵,一旦拆分便是再难挽回,明烛再也回不来了。”

“这世间的魂魄已然太多,天生灵物,有情,方为生灵,生灵却以有情为负累,纵然爱憎皆在刹那之间,那却也是真非幻。生生血河是归宿,也是开始。”

“别忘了,你是谁。”

琉璃火焰铺上大门,硬生生勾勒出了它隐没在雾气间的形状,那是无数锁链,更像是一面无形的囚笼,其上生灵密布,生死难辨。

但那只是刹那——大门瞬间破碎,好似根本不存在一般,混元气蜂拥而来,将熄未熄的天南火顿时往上一窜。

两人陡然明白,门在哪里并不重要,这里有的是地方,这所谓的门也是生生血河的一部分。

闻世芳看了眼来处,那里血雾翻腾,像是一片空茫,又像是有无穷奥义,无数灵光飞舞其中,确如那位仙人所说,这是她此生见过的最瑰丽的景色。

她转头盯着倪霁认真道:“无劫无相阵以千人神魂灵力强开血河,破的不仅是地脉气运,还有无名谷的前途。无名谷羽翼未丰,蒋瑛不会乱来。定然还有什么法子。”

推荐阅读:

这太子,不做也罢! 我有一舰载星河 穿越荒年:农门医女养娃指南 破案:开局融合警犬嗅觉基因 荒岛求生后假千金爆火了 深渊乐园不养闲人 柯南里的不柯学侦探 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世子,您五行缺我 华娱终极大亨 巅峰武者 洛川行 超级医圣在都市 明星萌妻有心机 傲武剑神 二次元黄毛系统 羽皇 决战1920 御用兵王 学士风流 绝色魔妃倾天下 影帝的天价前妻 神级控偶师 仙侠最强排行榜 三月风起 坐看云起时 纯净交错唯爱物语 热刺之魂 有情王爷贪财妃 史上第一冷 假面皇上错身情:冷宫鸳鸯锦 许我年少无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