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一更

两只带着信笺和礼物的猫头鹰在深夜悄无声息地从斯克里奇的图书馆被放飞, 像是学会了空间魔法一般,一眨眼就没了踪影。

系统出品,必出精品。

谢熙辰放下了心, 难得早睡了一天,第二天神采奕奕地去给学生们上课。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学生们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 哪怕是已经修习魔法的同学, 自己脸上都带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 让这个晨练显得有气无力的。

谢熙辰皱起眉头, 难不成是任务有点重了?

他将学生的反应放在眼里,等孩子们去吃早餐时, 特地和他们一起吃,试图询问是哪里出现了困难。

“我昨晚凌晨两点睡的, ”博瑞是一个亲师的孩子,见斯克里奇想来探访民意, 还带着的是曾经很好说话时带着的银色树叶, 忙不迭地挪了自己位置。

他指了指自己黑眼圈, 笑容惨淡,“校长,您不敢想我过得多么水深火热。”

谢熙辰颔首,温柔道,“那么孩子,你愿意告诉我吗?”

博瑞呼噜呼噜喝粥,满脸悲愤地抬头,连餐桌礼仪都忘了,“您一声不吭地就把克里斯叫过去了,说是克里斯的完成度相对高, 可是,可是克里斯那作业本和我的没有区别,都是满篇的红色啊!”

谢熙辰疑惑,难道是不患寡而患不均?www.gepen.top 情思小说网

他细细反思,自己确实为了一年后的办校资格有些激进,如果学生们心态受到影响了,那确实就不好了。

谢熙辰将这个点记下,准备去课堂上的时候勇敢向孩子们认错。

下一刻,博瑞生无可恋的声音像是飘出躯体一样,“我那叫一个忐忑啊!校长,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明晃晃地听出您的反话!以前我都后知后觉,我甚至觉得你是在开玩笑,在阴阳怪气,这一次,我真的听出来了!我知道你就是在指着克里斯骂我们,说我们写得宛如一团狗屎!”

谢熙辰:“……?”

嗯?他怎么不知道?

可谢熙辰环顾四周,三三两两下意识聚在他身边的学生一个接一个地心有戚戚点头,委屈得要命,偏偏又知道是自己不信,一个个脑袋低得只能看见发旋。

阿这……

令谢熙辰匪夷所思的还在后面。

维尔拉甚至红了眼眶,“我,我昨晚也没怎么睡,我把作业本从头看到尾,确实写得很糟糕,很难看,一想到克里斯是为了我们去受骂的,我就浑身难过。”

虽说她和克里斯也就是即将联姻的关系,但维尔拉早早就将克里斯看成了自己的未婚夫,有时候甚至会对奥菲利亚下意识防备。

可纵然如此,她也是骄傲的,她不愿意有自己的原因,让克里斯承受了部分不该承受的苛责,这本该是她自己负责的。

维尔拉一边看作业一边努力记下错误,一整晚都在一边哭一边记笔记,可以说是前一周都没那么努力过!

“对的校长,我们确实作业没做好,您要是生气,就直接骂我们吧,奥菲利亚那么温柔,她不应该替我们背锅的!”赫伯特犹犹豫豫地站起来,和谢熙辰求情。

他是窝里横,也就只敢和自己双胞胎妹妹吵闹,遇上谢熙辰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这次看来是真的很喜欢奥菲利亚,也很愧疚了。

他的双胞胎妹妹伊莎贝拉也难得和他统一战线,“我承认了,上周我确实吊儿郎当没有努力,您骂我吧!骂我我才舒坦,别怪奥菲利亚姐姐,她只是看我没头绪,帮了点小忙而已!”

“是的校长,我们这周一定努力修改作业,您,您不要生气好吗?”

几乎每一个学生都七嘴八舌地反思了自己的错误,他们昨天的行程几乎一致!

高兴地翻看作业,被作业满满的红批弄得满脸羞红,反思上一周的自己,发现自己心态确实不稳,然后晚上哭着改作业做笔记,到大半夜才睡着。

哦,最惨的是,他们早上还被兽吼声给吵醒了,一个个连怒骂兽吼声的机会都没有,就匆匆忙忙地赶过来做晨练,满心满眼都是自己那糟糕透顶的作业。

“等等等等,孩子们,老师什么时候说反话了?你们没看见老师给你们的鼓励?”谢熙辰哭笑不得,有种好气又好笑的感觉。

怎么说呢,小朋友们自发的团结和凝聚班魂,确实很让他欣慰,小朋友们一个个的垂头丧气否定自己的沮丧样,也确实可爱极了,就是这个冤枉老师这一点,不太好。

谢熙辰一脸不解,“我什么时候说了反话?孩子们,相信老师,老师一向严谨,尤其是在学业上,不可能说反话的。”

怎么可能!

博瑞下意识就想反驳,可他仔细一想,确实,谢熙辰从没有说什么打击他们的话语,顶多就是阴阳怪气了一点,温柔得恐怖了点,不说话笑得让人发怵了点。

但是……

芙瑞雅客观道,“我们昨晚的作业,确实出了很多错漏。”

奥菲利亚从头听到尾,从开头的焦急自责,到现在的好笑又无奈。

“芙瑞雅,老师叫我和克里斯过去,是好事。”

她想了想,看了眼谢熙辰,见到对方略微鼓励的点头后,忍着心头的激动和高兴,弯着眼睛,用大家都能听到的音量道:“老师说,他想试着给我们投稿斯特安魔法学报,觉得我们有机会,所以想给我们私下指导一下。”

“斯特安魔法学报?!”

大家几乎同时尖叫出声,不论是不是魔法学徒,只要是踏上了魔法学之路,就一定会知道的三大魔法学报——斯特安魔法学报!

这,这是真的吗?

芙瑞雅更是直接看向了谢熙辰,试图从这得到肯定的力量。

如果,如果真的是斯特安魔法报,那,他们殿下,就算一辈子都学不会魔法,也不可能成为弃子了!

不等芙瑞雅确定,克里斯也淡定补充道,“没错,斯克里奇校长决定让我和奥菲利亚先试行,未来我们都有登报的机会。”

想到那个压力很大的必须,克里斯还是委婉了一点。

“我们也有机会?真的吗克里斯?”维尔拉激动地站起来,又想起谢熙辰还在这,忙不迭地坐下,满是局促,无视了她引以为傲的贵族礼仪。

不仅是她,更激动的还是那些被称为没有魔法天赋的同学,这就跟在高考前,所有人都说你数学只能考零分的时候,突然有人告诉你,你的数学成绩得到了学院大佬的肯定,被推荐去参加奥数一般,离奇又让人激动。

大家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来,又因为相互间不熟悉,显得有那么些局促,憋得满脸通红。

“可是我们只是普通的学生,连魔法师都不是,斯特安真的能让我们刊登吗?”

“其实,有校长的肯定就很好啦,我也不是那么想要……”

谢熙辰打断孩子们突如其来的谦虚和心虚,“想什么呢孩子们,我安辰·斯克里奇说了要你们登报,就绝不可能食言,这不是安抚,更不是商量,是必须,更是通知。”

既然不是因为压力大,谢熙辰就将所谓的减负丢到了脑后,他轻轻敲了敲桌子,优雅得如同大提琴般的声音带出笑意,“你们该担心的,不是能不能上,而是作业,能不能让我满意,不是吗?”

同学们瞬间安静如鸡。

克里斯轻轻扶额,他就知道,这个必须一出,只要是个学生,都会感受到心头那沉甸甸的感觉。

大概这就是知识的重量。

他们伟大的斯克里奇校长还犹不满意,轻皱眉头,语气轻轻,“怎么不说话了?让老师冷场可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

同学们:……

最终还是胆子最大的博瑞贡献了所有,“哈哈是的是的,我就知道斯克里奇校长一定有办法。”

能够上魔法学报的作业,想想就很难完成吧?

博瑞不确定地想,可转念一想,这不是还有克里斯吗?

最终,他心底还是只剩下了对能上魔法学报的惊喜和喜悦。

是的,虽然这个消息让大家心底沉甸甸的,有了不小的压力,但随之而来的,便是更大的动力。

这一周,谢熙辰肉眼可见地发现,孩子们打鸡血般的开始努力起来,就连平日晨跑完就去护肤睡觉的维尔拉,也会挑灯在房间内加班加点地修改作业,以及弥补白天没能记完的笔记。

颇有种和校长比熬鹰的架势。

校长……校长这个卷王当然是日复一日的挑灯夜战啦,毕竟学校还在发展上升期,容不得半点错漏呢。

这股风一直飘到了周三,谢熙辰接回了猫头鹰。

两只。

必有回响猫头鹰不愧是教辅商城中难得贵重的教辅,这个实用性是不消说的。

不仅将两人的密信安全且快速地送回,甚至可以在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得到对方的一段影像。

比如现在,两只猫头鹰中,谢熙辰最先打开的,是寄给奥莱拉的那一只。

作为老师预备役,对奥莱拉的拉拢,谢熙辰可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别的不说,就是一些传奇魔法的孤本魔法笔记,就寄了两本过去。

哦对,为了防止奥莱拉过河拆桥,谢熙辰都是只寄了半本。

奥莱拉当时都惊了。

说实话,作为平民出身的传奇法师,奥莱拉这辈子的魔法之路只能用一个坎坷来形容。

不仅如此,还很倒霉,几乎是磕磕绊绊地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就连当初的多塔之战,她也很心虚,甚至认为,这是运气使然。

但没办法,多年不眷顾她的运气再度降临,这是挡也挡不住的,她的未来注定是拥有法师塔的传奇法师,浓墨重彩记录的那种。

奥莱拉是谦逊自卑的,也是骄傲的,没有人能做到她这一步,没有人能做得比她更好,也没有人,敢在她成为传奇法师后,来挑衅她。

结果,这么可笑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在昨晚研究水系传奇魔法时,收到了一只神奇猫头鹰。

那只猫头鹰自称必有回响,还口吐人言了。

“您好,我是必有回响猫头鹰,您有一封来自斯克里奇魔法学院的信,来信人为斯克里奇校长,安辰·斯克里奇,请查收并回信。”

“若您不选择回信的话,猫头鹰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哦?还能怎么个不善罢甘休法?

奥莱拉当场就气笑了,别说回信,连信封她都不想看。

结果……

这该死的什么魔法都免疫的猫头鹰,每过五分钟就像报时鸟一样嘀嘀咕咕地让她看信回信!

吵死了!

最惨的是,过了三个小时后,她开始无端变得倒霉,是那种配试剂不是多一滴就是少一滴的地步,要知道她可是传奇法师,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的传奇法师!

“是你在捣鬼,对吗?”奥莱拉阴沉沉地看向猫头鹰。

猫头鹰歪了歪头卖萌,“您好,我是……”

“够了够了!我回,我这就回!”奥莱拉忍无可忍,决定给这个寄信的傻子大骂特骂一顿。

然后,信筒打开,像是里面折叠了空间魔法一样,咕噜咕噜地钻出了两本……撕了大半的传奇魔法笔记孤本。

——好巧不巧,是奥莱拉真的真的很心水的那两本,求爷爷告奶奶找了好久都没个影的东西。

妈的,被狠狠拿捏住了!

奥莱拉好久没有受到这种憋屈的气了。

真生气吧,人家拿捏着好处,等着跟她做交易呢!

可不生气,这是人干得出来的事吗?光是那个被糟蹋了的孤本,都够奥莱拉气到当场撕了这个送信的!

什么玩意儿!

于是,谢熙辰接到的回信,能显而易见看见这位传奇法师那捏着鼻子气到发抖偏偏还得答应的语气。

十分的……有趣。

【亲爱的安辰·斯克里奇:

感谢您的残缺魔法笔记,能给新生一代的魔法学徒做些指导,我很高兴,另,本人不是很赞同这种行为。】

也算是很有道德和礼仪了。

谢熙辰很快将奥莱拉纳入了老师备选,并决定等办校资格保住后,把对方好好地拉拢一番。

这种只需要花点教材就能吸引过来当老师当保镖打白工的好帮手,不多了。

相比起奥莱拉不得不客气,另一边的斯特安主编芬妮就是诚意满满了。

她甚至没忍住,询问斯克里奇什么时候能上门拜访交流。

她的反应倒是在谢熙辰的预料之中。

芬妮收到魔法猫头鹰时,就知道这位强势给自己写信的人不一般,尽管她的消息灵通,知道安辰·斯克里奇到底是谁。

没有半分轻视地打开信筒,被信筒奇妙的构造弄得满心震撼,随后又看见了谢熙辰给她的一半策划案。

是的,一半策划案,但这并不妨碍芬妮看出,这份策划案有多么的惊艳。

在新兴魔法学派起来后,众多的魔法师都选择了天赋流,大家的魔法学报中都充斥着各种天赋论,新奇的干货更是一点没有,完全违背了魔法学报创办的初衷。

他们更多的是在魔法学报上扬名自己,宣告自己,以及进行社交,学术交流已经少之又少,唯一还在坚持的斯特安魔法学报,也没有多大的能量。

——法师们已经不愿意在外面分享自己的干货和经历了,他们巴不得自己一出生就是顶级天赋,一路上都充满了传奇与鲜花再无半点狼狈。

斯特安魔法学报也因自己的苦苦支持,差点办不下去,连报社里的那些工作者都在劝,让他们也走别的学报的路子,现在还能分一分蛋糕,再等下去,连面包都没有了。

可芬妮不愿,斯特安魔法学报是他们家族的心血,他们有自己的坚持。

直到前不久,魔法协会推出新的魔法周刊,质量更好,内容更丰富,一下就将原本生存渠道不多的斯特安,挤压到了极点。

若非家里不是靠学报挣钱,芬妮的报社早就要关门大吉了。

所以,对于斯克里奇寄来的信笺,她还是很重视的,尽管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情。

芬妮先是读完了斯克里奇给她的满是诚恳的信,上面说他有一个能解决斯特安当前困境的办法,当然也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学生和学院,希望在质量过关的情况下,芬妮能无视投稿人身份,允许他们在魔法学报上刊登。

芬妮当即就皱起了眉头。

不是她有偏见,斯克里奇的现况她也是清楚的,一群连入门都没有的麻瓜学生,能写出什么有质量的投稿?

再者,她若是愿意妥协,早就不会面临现在的困境了,就是不想糟蹋了自家这个颇有含金量的学报周刊,芬妮才迟迟没有和别的报社走一样的吹嘘路子。

想也清楚,斯克里奇就是想让他的学生先登报,戴上一个天才的名头,好为保住学院留后手罢了,她可不会损害自家报社的利益。

芬妮已经有些不悦,但看在斯克里奇还算诚恳的份上,她决定将剩下的半分策划案看了,给对方一封又臭又长的回信就算了结。

然后,芬妮再也不说话了。

这份策划,这份策划,太狡猾了!

利用斯克里奇学院的名声引起大家的好奇,利用学生的身份扩大影响,最后利用传奇法师留住客人。

这半分策划案上详细叙述了如何利用这些资源,如何吹嘘,如何保持神秘,甚至是给了一部分他学生文章的初稿,并含蓄表示,写得太差,他不愿让学生发表,所以没有发成品过来。

这哪里是太差啊!!!

芬妮看着那只言片语,只觉得自己的魔法桎梏都要松动了!

可偏偏斯克里奇就是个混蛋,他截的还是一小段,没头没尾的,既有感觉,又云里雾里,就像是看了一段脑筋急转弯一样,迫切想要知道到底后续是什么。

矜持,矜持……该死的,斯克里奇的学生是怪物吗?

她自认自己也是一位魔导师,却不认为自己能写出这么一段富有哲理的话,这将魔法研究得太透彻了!

芬妮心头已经微微松动了,然后看见后面一小段话,更是心潮澎湃起来。

【……未来,还会有别的论述从不同角度打擂台,当事人的相互隔空喊话,报刊上可以每期连载一点失落的魔法笔记内容,或者趣味魔法故事,或者游历遇上的新奇事情,或者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投稿,并在下一期颁布大佬给的争论答案……

每期定一个主题,只要东风起,形成风气,我想,不愁没有投稿人。】

是啊是啊,这些东西她也想看!!

什么,斯克里奇甚至表示,他可以提供一点点便利,比如有趣的大人物失传日记?

什么,斯克里奇说,他的学生身份来自五湖四海,甚至能让这份报刊流传到各个种族?

好好好,笔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芬妮见识太短,她芬妮这就过来和斯克里奇好好讨论!

芬妮不仅给谢熙辰发了一封长长的感谢信,还表示自己很冒昧已经在来的路上了,预计周四晚上就能到斯克里奇魔法学院山脚下,若是斯克里奇校长不愿意,她可以在山下的小镇等消息云云……

可以说是非常诚意满满了!

芬妮做了多年生意,她明白将主动权放到别人手上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行为。

但是斯克里奇给的实在太多了!

芬妮更是明白,若是想完成斯克里奇给她花的蓝图,万万少不了斯克里奇对他们报社的扶持,那么,斯克里奇难道就只想要给他的学生投稿吗?

肯定不是啊,他的学生这么优秀,就算现在不投,以后也能投,芬妮想来想去,也只有自家报社还有些用处了。

只要报社好,只要报社署名不变,她不介意让斯克里奇多占利,但是,她也得掌握一定主动权。

所以,芬妮毫不犹豫地,带着自己的诚意过来了。

既然对方诚意满满,谢熙辰也不会给对方难堪,恰好,两个小家伙的作业改了大半了,由于是谢熙辰盯着改的,每一个词都用得很严谨,同时又没有丢掉书写人的那份风格,比如克里斯的就偏写实,大多一针见血,而奥菲利亚就要幽默许多,一眼看出笔者的温柔。

两人在周四的夜晚,再一次被谢熙辰叫到图书馆来。

与之前相比,他们已经很熟练了,一人抱一本作业,克里斯甚至抱了书本,要月考了,最近的课业还很重,克里斯晚上都是要熬夜学习的。

谢熙辰看这俩小孩跟要把今晚的图书馆当卧室一样,无奈扶额,“亲爱的,今天你们要出门,不是来学习。”

“出门?”奥菲利亚疑惑询问,“马上要夜跑了,老师,我们要去哪?”

是的,还有一个点就要去夜跑了,而且谢熙辰说的这个出门怪怪的,让他们都不明所以。

谢熙辰抚抚教学棒,笑了,“出去接一个大人物上山。”

嗯?

奥菲利亚和克里斯一愣,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校长就以自己要监督学生夜跑为由,给了他们一张校园地图。

“就在山脚学院大门里等,对方身边会带着一个戴眼镜的猫头鹰,只有猫头鹰叫你们收信,才能邀请他们进入学院,明白吗?”

“接到客人后,可以带着人绕一圈小花园,再到图书馆等老师,记得给客人泡上一杯红茶,送上小甜点。”

“哦对了,甜点在哪你们知道吗?奥菲利亚应该知道吧?老师相信,你一向很细心。”

斯克里奇匆忙交代了一串的话语,就让两位抱着自己的作业下山了。

他们只知道客人叫芬妮,是一位魔导师,是来和校长谈生意的。

“芬妮?总觉得有些熟悉。”奥菲利亚感觉自己好像在哪听过。

“叫芬妮的太多了,”克里斯冷淡道。

鬼知道斯克里奇请的是哪个芬妮,他就知道,每次遇上斯克里奇,自己的计划总是会被打断。

算了算了,这也是一种成长经历不是吗?

克里斯默默安抚自己,和奥菲利亚一起,快速下了山。

如果客人来得凑巧,他们还能赶得上今晚的夜跑。

可惜,客人路上似乎有什么耽搁了,在九点出头的时候,才风尘仆仆地下了马车。

她盘着发,上面带着些还算朴素的发饰,和焦糖色头发相得映彰,显得格外的温柔。

十分温柔的芬妮和两人打招呼,“你们好,我是芬妮·斯特安,很高兴和你们见面。”

芬妮·斯特安!

克里斯仿佛被雷劈中一般,他下意识低头,自己为了方便夜跑,穿了一身十分宽松的棉质训练服,并习以为常地在关节处补上了硬甲,还是自己缝的,看上去又丑又奇怪。

他竟然,用这么一副上不得台面的样子,在这里面见芬妮·斯特安!

克里斯嘴唇颤动,近乎干涩地吐出招呼,“夜安,斯特安导师,克里斯恭候您的到来。”

这还是肌肉记忆!

奥菲利亚也没好到哪去,她那头长长的头发被一刀削成齐腰中长发,此刻被束成高马尾的样子垂在脑后,衣服虽然是骑马装,比克里斯好一些,但脏兮兮的。

奥菲利亚打算一周洗一次衣服,因为斯克里奇魔法学院没有清洁魔法也没有仆人,都得靠自己洗,奥菲利亚这一周忙于作业,也懒得管同学是不是会看见自己不优雅的样子了。

大家都半斤八两。

结果!

此时此刻,两人心头不约而同地闪过一句话。

斯克里奇,你害人不浅啊!

怎么办怎么办?该死的,父亲母亲/父皇母后没教过他们怎么处理这种意外啊!

——

害人不浅的谢熙辰无端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在心底跟app吐槽。

“这群小崽子又在骂我了,我就知道,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和谐的师生关系。”

能看见学生日志的app:“……你,真的不要我升级一个学生日志功能?”

“要来做什么?看他们怎么骂我吗?”谢熙辰挑眉,看着一个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学生,耸肩,“我都能想到他们会怎么骂我,做什么要去受气?”

“我受气了就把握不住量,我的学生更容易遭殃,这样不好。”

app对自己这个很有自知之明却依旧我行我素的宿主深深震撼到了。

谢熙辰余光瞥见几道身影,装模作样地和孩子们灌起了鸡汤,加油鼓劲,直到围观群众没了,才收了口,专注让孩子们自发跑步。

别说app不懂,受罪的学生们也不懂这是要做什么,直到app看见谢熙辰一进门,就对芬妮满是歉意地表现,才明悟。

谢狗,在卖惨!

谢熙辰到来时,两个小家伙谨记待客之道,尽管自己很狼狈,倒也不忘记招待芬妮,和芬妮搭话。

可他们哪能是芬妮这样的老狐狸的对手,三两下就将作业的出处,作业怎么写的,甚至是手中未完成的作业都交出去了。

不论看多少次,芬妮都还是会被这份作业所惊艳,她心中的惊奇少了不少,也增加了合理性,她就说刚入门的学徒菜鸟怎么能写出这么精妙绝伦的稿子,原来是以总结分析为主的。

当然,能做到这一步的学生,确实很聪明,也很值得培养,但让芬妮心动的,是斯克里奇那庞大的资料库,这让芬妮对合作更有信心了。

芬妮一路态度很好,也让两个孩子松了口气,心神放缓下来,一直挨到了斯克里奇过来。

也不知道谢熙辰从哪挤出来的时间,愣是在回来的途中去顺带洗了个澡,换了身华丽的衣服,披上宽松的校长服,佩戴众多宝石配饰,一副急匆匆激动的样子,推开了浏览室的门。

哪怕是急切,他的步伐也没有多慌乱,连头发丝都没有乱,整整齐齐地被一根曲奇饼头绳束缚着,很是绅士。

——衬得奥菲利亚和克里斯像是从泥塘出来的流浪小狗。

一向注重礼仪的克里斯脸都绿了。

不知道奥菲利亚怎么样,反正克里斯从这一刻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斯克里奇走到哪,身上的衣服都永远华丽,配饰永远耀眼,头发永远一丝不苟。

好家伙,就是为了在这种别人狼狈的时候显得他多么的英俊有礼吗?

太可恶了!

可恶的斯克里奇不关心他们的心里活动,用过就丢,“好了,天色不早了,孩子们先回去学习吧,这里教给老师就行。”

“好的校长,夜安,斯克里奇校长,斯特安导师。”

两声稚嫩的回复代表小家伙们的陪伴到此结束,他们抱着自己一本本的书和作业,挺直脊背走出了门,离开前还能听见他们校长那带着歉意的回答。

“真的很抱歉,您知道的,斯克里奇现在师资紧张,我这个校长也得身兼多职,总不好让学生们的锻炼开天窗,只好让两个小家伙来接您了,希望没有怠慢到芬妮阁下。”

“怎么会,我早就见到了斯克里奇的信任和诚意,不是吗?”

声音渐渐变小,奥菲利亚脑子稍稍一转,明白了谢熙辰为什么这样做,无奈极了,“看来,我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诡计多端的校长,呵!”克里斯冷笑一声,又做贼心虚地回头看了眼紧闭的大门,快速转移话题道,“我还差个收尾,先回去学习了。”

“好的克里斯,明天见。”奥菲利亚装聋一般,也做贼心虚地看了眼紧闭的大门,回过头来,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声喃喃,“诡计多端的校长?”

奥菲利亚俏皮地吐吐舌头,“该说不说,真的很贴切呀。”

她好像,也学坏了呢!

——

能把好学生带坏,谢熙辰很欣慰,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么大威力,他目前更多的注意力在芬妮身上。

本来是不打算大晚上拉着芬妮商讨未来的,这样不太礼貌,但芬妮或许是刚刚看见了两个小家伙的未完成的作业,整个人还是激动的状态,一点都没有要休息的想法。

谢熙辰也“只好”“勉为其难”地和芬妮商讨了下报社的发展,以及他们斯克里奇的图书馆到底多么海量。

“您知道的,斯克里奇虽然没落了,但也是因为我的原因,它曾经的底蕴还是难以想象的,传承的老牌学院总该有些底牌的。”

其实大多是他从教辅商城里见缝插针放进去充排面的。

“我虽然对魔法小有研究,但因为我本身的体质,也只能在理论层面给学生一些教导,时刻担心着孩子们因为我的不专业走了歪路,与其留着这些孤本,倒不如拿出来,给学生们铺就一个光明的未来。”

大不了多赊点校长值,反正校校离不开他。

“感谢斯特安阁下愿意过来,能给斯特安阁下灵感是我安辰·斯克里奇的荣幸,当初下山时探听到斯特安的现状,我真的……诶,我也相信,在我们一同的努力下,斯特安魔法学报也会名扬千里,就像我坚信,我的斯克里奇,也会走出困境,带领学生们走向卓越一般。”

重点,我们。

谢熙辰含笑看向芬妮·斯特安,对于这一点他分毫不让。

是的,从一开始,谢熙辰就不仅仅想着让孩子们投稿成功,他还要这个报社的股份,也就是决策权。

在这个魔法为尊的时代,谢熙辰自认自己不是救世主,做不到改变大家的观念,也做不到和权威鸡蛋碰石头,那就只能,加入权威,让权威为自己所用,完成自己的野心。

恰恰好,有那么一个斯特安魔法学报,恰恰好,有那么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学生,这是他的机遇,他必须抓住!

芬妮当然听出了谢熙辰的话外之意,不仅如此,她还看出了谢熙辰自责下的自信和野心,这是个不好惹的男人,他拥有极其坚定的信念,并愿意为自己想要的未来,一步步打拼。

恰好,芬妮就欣赏这样的人,相比起那些藏着掖着,威逼利诱,不说实话,各种高傲骄矜还贪得无厌的合作者来说,谢熙辰这种将自己野心,劣势,优势都摆在排面上的耿直合作者,更得芬妮的意。

芬妮定定看了谢熙辰几秒,也拿出自己诚意。

她挽了挽头发,温声道,“斯特安是我们的家族资产,我需要决策权,其他的都很好商量。”

她欣赏斯克里奇,但不代表她要顺着斯克里奇的思路走,决策权,她必须掌握在手里,斯特安魔法学报永远只能是斯特安家族的,这是她的底线。

她也相信自己未来能培养出和她同一信念的继承者,所以绝不会松开半分。

听完芬妮分毫不让的话语后,谢熙辰其实并不意外。

他取下自己的单边镜片,细致又认真地擦了擦,似乎还轻轻地叹了口气。

再抬眸时,那没有遮挡的碧色眼睛盛满笑意,“不不不阁下,我想您弄错了一件事,我并不是为了斯特安的利益来的,我是为了斯特安魔法学报的那份对魔法的坚持来的。”

“我们都有同一个目标,同一个信念,同一个决心,所以更应该好好的沟通,不是吗?”

谢熙辰画完大饼,故作无奈道:“我也不瞒您,决策权我也想要,但我是个民主的校长,相比起拿捏所谓的决策权,我更希望,斯特安和斯克里奇,能完成一个长期的,拥有共同目标的合作,这是我最大的梦想,并为之努力。”

他意味深长地说完,也不需要芬妮的回答,只是自顾自戴上眼镜,弯了弯嘴角,礼貌做了告别:

“天色不早了,我明天还得给孩子们上课,芬妮导师应该没有参观过斯克里奇吧?里面有预留好的卧室,不如先留在斯克里奇好好休息一晚,也见见未来合作者的底细,我们再继续讨论,如何?”

芬妮导师?

芬妮回过神,又被谢熙辰的话语弄得心头震乱。

她是木系魔导师,但大多数人面对她,最礼貌的称呼,更应该是阁下一类的尊词,也只有学院的小辈,会面见她时,叫一声导师以示尊敬,那也是叫的斯特安导师。

谢熙辰既不是小辈,也不是学院学生,突然叫她导师,还是颇为亲切的芬妮导师,除了拉近关系外,只有一个意思。

——他认为,以后他们会是同事,还是和学院有关的同事,所以不介意提前叫上这个称呼以示亲近。

该死的,他们斯特安家族可从没有去别的魔法学院挂牌当老师的例子,她自然也……

芬妮张张嘴,可看向谢熙辰时,对方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像是一潭深渊,清澈见底又深不可测,让她不由自主地,抿起了嘴。

她手指渐渐缩紧,心底越发不解。明明是一个没有丝毫魔法气息的麻瓜,可却在面对她这个魔法导师时不落下风,甚至不避不让,不惧怕她的威势,让她在短短的几句交谈中,感受到了对方的危险。

安辰·斯克里奇,真的如他所说,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麻瓜吗?

芬妮心乱如麻,不知道自己走的这一步棋,到底正不正确。

——

“校长大人,我不是很懂,你不是还想装弱吗?为什么突然强势起来了?这样不会把合作者吓跑吗?”

离开布置成会客室的浏览室后,谢熙辰回到自己的小屋,就听见一直安静如鸡的app冒泡表达了自己的不解。

很奇怪诶,既然要强势,前面还卖惨做什么?

“听过登门槛效应吗?”谢熙辰心情很好,也不吝啬给APP解惑,“当人们得知了一个很不想帮忙的事情后,你退而求其次,让他帮一个力所能及的小忙,他就更容易答应你,毕竟,这是他难得能帮助你的事情。”

app还没懂,谢熙辰又道,“有研究表明,人们会更愿意帮助自己曾经帮助过的人,哪怕这个小麻烦有些大。”

“我并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所以需要先卖惨,告诉她,在这段合作中,她是安全的,更加占据主导的,让她放松下来,也对我产生一个先入为主的刻板效应。”

“后来我发现,芬妮是一个很直爽的人,她喜欢直来直往的交流,所以我得直接告诉她,我想要什么,我愿意给什么,她会为了我给的东西和必须付出的东西所纠结,而最后强势,则是给芬妮一个反差。”

谢熙辰说到这,叹气,“既然未来都是同行,不能在她心底留下深刻印象,我怎么忽悠、”

觉得这么说不好,谢熙辰改口道,“怎么聘她和我发展魔法事业呢。”

虽然谢熙辰当年没多少时间看小说,他更多的精力在发展自己的教师事业,但为了和中二的小同学们沟通,小谢也是总结过不少小说的。

别的不说,美强惨是真的很吃香,不论在什么类型的小说里。

想到这,谢熙辰笑眯眯地跟校校保证,“等把这两个老师聘来,知名度也会大幅度提升,我们校校想必很快就能跟我们见面了吧?”

app晕晕乎乎的,前面听着还觉得宿主果然是个诡计多端的校长,吓人吓人的呢,现在越听越感动。

是啊,多聪明的宿主,多能干的伙伴,从头到尾目标明确,就是为了学校越来越好,为了完成最顶级的app任务。

不仅如此,他还关心合作伙伴,超级护短,知道它没懂就仔仔细细掰开给它解释不说,还时刻关心着它什么时候能面基!

app瞬间心潮澎湃:“宿主你放心飞,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谢熙辰一顿,嗯了一声,“辛苦校校了。”

“为学生服务,不辛苦!”校校义正言辞。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

系统赋我长生,先结婚生子再说 人在美剧,美式居合 人在木叶,这个鸣人躺平了 啥家庭,都末世了还有钱开动物园 林默 我师兄太稳健了 哇!爆率真的很高 我把老婆捧成皇帝 寒门宰相 八零锦鲤肥妻,替嫁后我带夫家暴富了章若水陆秉风 开局签到一个吕奉先 穿越之财女满堂 龙城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陨落边缘 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 当轮回入侵 精灵世纪之私服传奇 兵临天地 诛锦 血海孤狼 异界那些事儿 某年某月某天 我崇祯绝不上吊 姜言一马小丁 合成万物,从残破雷珠到混沌珠 医神密探与校花 大宋的智慧 我有一座藏宝阁 NBA大反派 巫途 圣刃龙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